1. <sup id="LcoJMa"></sup>




      <h4 id="LcoJMa"></h4>

      <dir id="LcoJMa"></dir>

      1. <bdo id="LcoJMa"></bdo>

        <b id="LcoJMa"><command id="LcoJMa"></command></b>


  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故事

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    六里坡奇案

  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山雨

          月黑杀人夜

          中秋节的傍晚时分唾袍,沽源县突然乌云密布唾袍,眼看就有一场大雨降临。晚饭后唾袍,朱县令正要和家人一起品尝月饼唾袍,突然从后花园跑进来一个孩子。那孩子一身鲜血唾袍,朱县令吓了一跳。孩子看到他就哇哇大哭唾袍,边哭边说:“大老爷唾袍,我娘死了唾袍,我娘死了!”

          朱县令连忙上前询问孩子唾袍,到底是怎么回事?孩子名叫三娃唾袍,今年只有七岁唾袍,住在县城西北的六里坡。中秋月夜唾袍,他到邻居家玩了半个时辰。之后邻居送他回到家唾袍,却看到娘死了唾袍,屋子里满地是血。三娃吓坏了唾袍,邻居便带他来衙门了。可衙门关了大门唾袍,他只好找到后花园唾袍,见角门开着就闯了进来。

          朱县令皱起眉头唾袍,当即令人牵过马匹唾袍,带着两个衙役直奔六里坡。走到中途唾袍,天空一个霹雷唾袍,大雨骤至。朱县令快马加鞭唾袍,不过一袋烟工夫就到了六里坡。

          走进三娃的家唾袍,四周围了许多人唾袍,早有里正举着火把等候。朱县令进到屋里唾袍,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浑身鲜血仰躺地上唾袍,胸口插着一柄尖刀唾袍,早已气绝身亡。三娃冲过去趴在女人身上大哭唾袍,衙役赶紧将他拉到一边。女人除了胸口一刀唾袍,别处并无伤痕唾袍,可见是被一刀毙命。

          女人穿着素裙唾袍,边角绣着朵朵荷花唾袍,甚是精致。头发上戴着一根玉簪唾袍,看上去也值几钱银子。可茅屋里一片空荡唾袍,却没一样值钱东西。里正过来唾袍,说死的女人是张王氏唾袍,丈夫早在七年前就死了唾袍,她守着一个孩子过活。张王氏手巧唾袍,有一手好绣工唾袍,平日里常替人刺绣。真不知道唾袍,谁会跟她结下这么大的仇唾袍,竟一刀结果了她。朱县令见张王氏虽死唾袍,可依然看得出容貌秀丽唾袍,颇有姿色。他问里正张王氏如此年轻唾袍,为何不改嫁?里正叹息唾袍,说也有人给撺掇呢唾袍,可这张王氏立志守节唾袍,不想改嫁。朱县令捻须沉吟不语。

          再叫过张王氏的邻居唾袍,邻居女人早就抖作一团唾袍,声音颤着说自家儿子和三娃年岁相当唾袍,常在一起玩。今天晚上三娃像往常一样唾袍,和儿子在自家院子里玩闹了大半个时辰。她怕张王氏担心唾袍,于是亲自送三娃回家唾袍,没想到张王氏却被杀了。她吓得腿都软了唾袍,赶紧让丈夫带三娃去报案。

          朱县令仔细查看了一番唾袍,突然发现张王氏身下有一张纸条。他捡起一看唾袍,竟然是一张茶票唾袍,上面印着“云雾山庄”四个字。茶票其实是订金票唾袍,交上三成订金唾袍,明天春天补足货款唾袍,可来取清明前的新茶。握着茶票唾袍,朱县令问里正:“云雾茶庄在哪儿?”

          里正一愣唾袍,那可是方圆百里最大的茶庄唾袍,是镇上杨员外开的。

          雨夜求神

          天色微明唾袍,朱县令跟着里正来到云雾茶庄。提前得了信儿唾袍,茶庄的杨员外早早出门迎候。

          为朱县令沏上上等的新茶唾袍,杨员外侧身坐在一边。只见杨员外年约四旬唾袍,身材高大唾袍,气宇轩昂唾袍,颇有气度。朱县令问他是否认得张王氏?杨员外连连点头唾袍,说刚刚听说被人杀了唾袍,真是可惜。半年前唾袍,她常为杨员外一家绣衣服、手帕、屏风等唾袍,后来因为身体不好唾袍,接的活儿少了唾袍,杨家就另外找了人。

          朱县令递上茶票唾袍,问杨员外可否见过?杨员外一见茶票唾袍,吃了一惊唾袍,说道:“这是京城卢探花家订的新茶唾袍,三天前才签下的。这茶票应该在卢探花家丁之手唾袍,怎么会在县太爷手里?”朱县令微微皱起眉唾袍,杨员外接着说唾袍,“卢探花年年都派家丁来订茶。三天前唾袍,订下茶之后家丁就离开了。莫非唾袍,他将茶票丢了?”

          喝下两口香茶唾袍,朱县令暗自思忖唾袍,莫非是京城卢探花家丁所为?见张王氏姿色出众唾袍,欲行不轨唾袍,张王氏至死不从唾袍,于是家丁担心罪行暴露唾袍,杀人灭口?正想着唾袍,突然有个伙计慌慌张张地进来唾袍,见朱县令在唾袍,忙垂手立在一边。杨员外皱眉唾袍,问什么事?伙计犹豫一下唾袍,才开口说:“刚刚丁峰茶庄差伙计过来唾袍,说卢探花家的茶票可能丢在了六里坡。他们正在丁峰茶庄订铁观音唾袍,将几处茶票放在一起唾袍,却发现少了一张。所以唾袍,如果找不到唾袍,想请员外补一张。”

          朱县令马上令人叫来送信儿的伙计。那伙计证实唾袍,卢家仆人早在两天前已到达百里外的丁峰茶庄唾袍,这几天一直没有离开。朱县令暗自点头唾袍,看来唾袍,是那个捡到茶票又藏起来的人杀了张王氏!此人应该就在六里坡。

          离开云雾茶庄唾袍,朱县令让衙役叫过三娃来。这孩子虽然只有七岁唾袍,可聪明伶俐唾袍,比一般孩子更有主见。朱县令拿了些水果给三娃吃唾袍,然后问:“三娃唾袍,你娘除了平时给人绣东西唾袍,还做什么?”三娃咬了一口果子唾袍,说:“我娘很少给人绣东西了唾袍,有人送上门也没接。”

          朱县令诧异。张王氏不绣东西唾袍,娘俩儿何以为生?三娃说他娘的眼睛不太好唾袍,以前常没日没夜地绣唾袍,后来就看不清东西了。“我娘喜欢烧香。一看到快下雨唾袍,她就去河神庙。她说唾袍,烧了香眼睛就会慢慢好起来唾袍,也有银子花。”“每次快下雨她都去?”朱县令惊讶地问。三娃点头:“我最怕下雨了。一下雨我娘就去河神庙唾袍,家里就我一个人。有时候唾袍,我娘很晚才回来。我娘不让我告诉别人唾袍,我就没跟人说过。”

          朱县令觉得蹊跷唾袍,张王氏去河神庙做什么?求河神治好她的眼睛唾袍,好让她继续刺绣?为什么还会有银子花?为什么要在下雨的时候去?那时候河神才会显灵?朱县令站起身唾袍,对衙役说马上去河神庙。

          河神庙是一条废河堤边的小庙唾袍,四周杂草丛生唾袍,荒林密布唾袍,看来已荒废多年。走在林中唾袍,只感觉背后阴风阵阵唾袍,令人胆寒。张王氏一个妇道人家唾袍,竟然毫无畏惧?朱县令暗自称奇。光天化日唾袍,尚有黑鸦不时掠过唾袍,倘在夜间唾袍,这里该是何等的荒败?这张王氏一定胆大过人。

          朱县令沿着小路走到庙前唾袍,看到庙门遍布灰尘唾袍,唯有一两处却摩挲得发亮。看来唾袍,常有人按在此处。推门进庙唾袍,只见庙正中供着一尊河神唾袍,头上长角唾袍,身披黄袍唾袍,面目狰狞。朱县令站在泥胎像前唾袍,颇为诧异。这泥像竟被擦拭得纤尘不染。张王氏逢雨天就来擦拭神像唾袍,祈求河神赐福?绕着泥像走了几圈唾袍,旁边有一个衙役说:“老爷唾袍,我小时候听人说过唾袍,这河神十年前显过灵呢。当时唾袍,六里坡的人都来烧香唾袍,几乎把庙门挤破。后来查明唾袍,那河神显灵却是一个建庙的僧人捣鬼唾袍,僧人离开唾袍,这庙也就破败了下来。当时还有传说唾袍,河神显灵时唾袍,把颇有姿色的女子献上来给河神享用唾袍,河神就会赐福她全家。”

          朱县令回头看看衙役唾袍,突然想起他就是六里坡人唾袍,怪不得对这里的传说如此清楚。这张王氏雨夜进庙唾袍,会不会不只是为了烧香?否则唾袍,又怎会大半夜不归呢?想到这儿唾袍,朱县令不由得打了个冷战。村民愚钝未开唾袍,笃信河神雨婆唾袍,发生任何事都不足为奇。想到这儿唾袍,朱县令索性坐到旁边一尊石凳上唾袍,反复盯着泥像。除了泥像十分洁净唾袍,似乎并无不妥之处。朱县令看罢多时唾袍,命令回衙。

          当晚唾袍,朱县令将十年前的案卷搬了出来唾袍,逐一查阅。一直看到天色微明唾袍,他身子后仰唾袍,沉吟不语。看的虽是案卷唾袍,其中却有不少供词真实反映了当时的风俗人情。想罢片刻唾袍,朱县令突然起身唾袍,令一个衙役牵马唾袍,马上赶往河神庙。

          再次来到河神庙唾袍,朱县令走到左墙边唾袍,手逐一按动墙砖。一直按到五六十块唾袍,他突然见一块半圆墙砖甚是洁净。于是唾袍,朱县令上前用力一按唾袍,刹那间唾袍,那尊泥像竟一分为二。果真有机关唾袍,朱县令浑身一凛。怪不得十年前的案件中唾袍,有人不止一次看到河神显灵唾袍,还有人说看到泥胎化为真人。想那僧人一定是无意中被人撞到唾袍,怕罪行败露唾袍,所以才潜逃了。这机关密道唾袍,除了当年僧人唾袍,也一定还有人知晓。沿着分开的泥像往下望唾袍,一条窄梯唾袍,通往一间小屋唾袍,下面还隐隐现出一团光亮。

          朱县令一撩袍襟唾袍,顺着梯子进到屋里。只见四周墙壁刷得光滑唾袍,里面收拾得十分整齐。那光亮竟然是两颗夜明珠在熠熠生辉!朱县令吃惊不已唾袍,这夜明珠价值连城唾袍,因何置于破庙之中?屋中间一床厚软的席子唾袍,席子上一条长长的丝绵枕。趁着微弱的光亮唾袍,可以看出那丝绵枕描龙绣凤唾袍,十分精美唾袍,显然不是小户人家能享用的。难道张王氏雨夜并非来私会河神唾袍,而是富家子弟?

          拿起夜明珠唾袍,朱县令仔细将房间看了个遍唾袍,屋角似乎有一个暗门。朱县令推了两下唾袍,纹丝不动。他再后退两步唾袍,突然飞起一脚唾袍,暗门掉落唾袍,露出里面的夹层。半只木箱上唾袍,整整齐齐叠放着河神面具唾袍,黄色袍袖。朱县令取出观看唾袍,那绣品跟外面河神身上披的竟是一模一样!朱县令正要将东西放回唾袍,突然看到下面还有东西唾袍,仔细一看唾袍,居然是一条玉带。玉质光滑唾袍,丝绸是上等丝绸唾袍,凑近看唾袍,上面绣着一个“杨”字。

          朱县令暗自点头唾袍,若有所悟。

          再探云雾庄

          杨员外是六里坡首富唾袍,而在这偏僻小镇唾袍,配得上这种玉带的唾袍,也只有他一家了。可据里正讲唾袍,杨员外行为规矩唾袍,乐善好施唾袍,宅心仁厚唾袍,从无不轨。杨员外的夫人唾袍,每日吃斋念佛唾袍,虔心礼佛。因为没有子嗣唾袍,杨员外几年前还将一个丫头收了房。朱县令听罢唾袍,沉思半晌唾袍,说:“再去云雾庄。”

          见县太爷再次登门唾袍,杨员外颇为吃惊唾袍,本来僵硬的神情顿时换作了笑脸。将玉带递给杨员外唾袍,朱县令紧紧盯着他的脸。杨员外一见唾袍,忙说这是自己让张王氏绣的玉带唾袍,张王氏一直没有送回。将玉带放到桌上唾袍,朱县令一眼看到杨员外的手背上有两道新鲜的抓痕。他问:“员外养了猫?”杨员外慌忙用袖子遮住手唾袍,说是小妾翠花养的。昨晚猫跑丢了唾袍,翠花胡搅蛮缠唾袍,一定要他去寻找。当时他心里烦躁唾袍,正想出去散步唾袍,却被翠花缠住。他一生气唾袍,打了她两下。朱县令思忖片刻唾袍,便问:“昨晚几时的事?”朱县令问。杨员外想想说:“大概是戍时左右。”朱县令一愣唾袍,忙令人叫过杨员外的小妾问话。翠花走过来时唾袍,云鬓未理唾袍,怀里抱着一只猫。朱县令让杨员外退下唾袍,问道:“昨晚夫人没睡好吗?”小妾点头:“当时没找到猫唾袍,老爷也不帮忙唾袍,所以赌气锁了门唾袍,不让老爷出去。他打我两巴掌唾袍,我抓了两下他的手。”

          朱县令暗笑唾袍,杨员外的手唾袍,原来不是猫抓的唾袍,而是小妾。看来唾袍,这女子实难调教。朱县令从袖中拿出玉带唾袍,问小妾:“夫人可认得它?”小妾接过玉带仔细察看唾袍,半晌才说这样的玉带老爷有好几条唾袍,都是张王氏绣的。不过唾袍,老爷十分慷慨唾袍,也曾将玉带赠给杨家得力的下人。“昨晚找猫时唾袍,你可曾看到有人出入家门?”朱县令接着问。小妾想了想唾袍,半天才说:“二掌柜出门看茶了。”

          朱县令沉吟半晌唾袍,令翠花退下唾袍,又叫来茶庄二掌柜。二掌柜年纪在六旬开外唾袍,模样恭谨。因为是老仆唾袍,杨员外视他为一家人唾袍,他可以随意出入庭院。听朱县令询问昨晚之事唾袍,他微微叹了口气唾袍,说去催茶了。因为阴雨唾袍,几户茶庄要提早交茶唾袍,他不放心唾袍,亲自去催。

          “这等小事唾袍,随便差个伙计就行了。”朱县令说。

          二掌柜说自己也是怕伙计偷懒唾袍,才亲自去的。这两年唾袍,杨员外将茶庄一应事务全都交给自己唾袍,他虽然老了唾袍,可不得不倾尽心力。朱县令皱起眉唾袍,杨员外将茶庄事务都交给了别人?他年不过四旬唾袍,又不是精力不济唾袍,怎会将整间茶庄托付二掌柜?见朱县令疑惑唾袍,二掌柜解释道唾袍,几年前曾有算命先生说杨员外命中无子。的确唾袍,一妻一妾俱无所出唾袍,再听闻算命先生之言唾袍,杨员外就灰了心唾袍,懒得打理茶庄。自己是杨家的老奴唾袍,以前跟着杨员外的父亲唾袍,看着杨员外长大唾袍,见他不思生意唾袍,十分痛心。朱县令沉吟片刻唾袍,拿出玉带唾袍,问二掌柜是否认得?二掌柜皱起眉唾袍,说这玉带是杨员外的唾袍,可他好像曾赏过下人。朱县令挥挥手叫二掌柜退下唾袍,微微点头。

          回到县衙唾袍,朱县令叫衙役小心盯紧河神庙唾袍,一有风吹草动唾袍,即刻快马来报。那河神庙中的两颗夜明珠唾袍,他不相信凶徒会任其弃之庙中。

          夜审

          时间一天天过去唾袍,河神庙竟无丝毫动静。一晃就过了十来天。朱县令倒也不着急唾袍,每天和师爷下棋享乐唾袍,倒像是完全忘记了张王氏被杀一案。

          就在张王氏被杀二十天之后唾袍,朱县令在深夜被惊醒。衙役快马来报唾袍,有人潜入河神庙唾袍,被抓个正着!朱县令从床上一跃而起唾袍,当即升堂。令朱县令万万没想到的是唾袍,那夜入河庙的唾袍,竟然是杨员外的小妾。

          翠花被抓唾袍,吓得花容失色。她哭哭啼啼唾袍,全部招了出来。她去河神庙去取夜明珠唾袍,是受人指使。朱县令一拍惊堂木唾袍,问:“可是受杨员外指使?”翠花摇摇头唾袍,低头不语。朱县令恼了唾袍,再三追问唾袍,翠花不肯说出实情。朱县令当即叫来差役唾袍,把夹棍等刑具摆上来。一看那足以令人肝胆俱裂的刑具唾袍,翠花差点儿没吓昏过去。她声音哆嗦唾袍,哭着说:“是唾袍,是二掌柜。我唾袍,我不敢不从。”

          朱县令闻听勃然大怒唾袍,即刻令人将二掌柜捉拿归案。只是唾袍,翠花为何会听命于二掌柜?二掌柜虽然掌管茶庄唾袍,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个老奴!翠花哭着说唾袍,她原本就是二掌柜买来的唾袍,见杨员外无子嗣才令他收了自己。

          不过片刻唾袍,二掌柜被押到大堂。只见二掌柜昂然站立唾袍,面无惧色唾袍,只说听闻下面暗室有珠宝唾袍,才差翠花去取。他也不过是道听途说唾袍,不知是否属实。见二掌柜铁嘴钢牙唾袍,拒不承认和张王氏被杀一案有关唾袍,朱县令冷笑道:“你既然不说唾袍,不如听我来给你分解。”

          二掌柜抬起头唾袍,朱县令朗声说道:“二掌柜虽为老朽唾袍,可身体强健唾袍,常年行走茶岭唾袍,练就一副好身板。可惜唾袍,却用错了地方。你家室均在外地唾袍,所以对经常行走杨家的张王氏动了色心。可张王氏却看不上你这老朽唾袍,于是唾袍,你借她迷信之机唾袍,告诉她河神显灵唾袍,可以治愈她的眼疾。于是唾袍,张王氏鬼迷心窍唾袍,每逢雨天便去河神庙。你早知道其中机关——这庙筹建之初早有僧人动了歪心。杨员外之父对僧人甚为敬畏唾袍,僧人又与你过从甚密唾袍,于是你知道了机关。雷雨交加中唾袍,你戴上河神之面唾袍,从泥胎中走出。张王氏以为河神显灵唾袍,自然是百依百顺。于是唾袍,你大行禽兽之举。因为你掌管杨庄茶庄唾袍,杨员外对你毫无戒心唾袍,你便乘机盗取夜明珠置于泥塑之下。至此唾袍,张王氏更是对河神显灵深信不疑。只是唾袍,这天云雨之后唾袍,你却将杨员外送你的玉带遗漏在庙内。那玉带乃张王氏所绣唾袍,她焉能认不出?怕她泄露你的丑事唾袍,于是你开始杀人灭口!杨员外之所以说那玉带没有绣完唾袍,想必是为了庇护你!张王氏死去多日唾袍,你唯恐夜明珠有变唾袍,见本官并无动静所以才差翠花去取!”

          听了朱县令这番话唾袍,二掌柜冷汗直流。半晌唾袍,他抬起头唾袍,说道:“大人既然明察秋毫唾袍,老朽甘愿认罪伏法!”听二掌柜如此痛快认罪唾袍,倒令朱县令起了疑心。就在这时唾袍,翠花突然站了起来唾袍,大声叫道:“爹唾袍,这跟你无关。跟你无关啊!”二掌柜瞪了她一眼唾袍,厉声道:“你胡说什么?还不退下!”

          翠花扑了过来唾袍,抱住二掌柜的腿唾袍,痛哭失声唾袍,却不敢再说话。朱县令冷冷一笑唾袍,看来的确有蹊跷。他令人将二掌柜押下去唾袍,却将翠花叫到跟前唾袍,好言安抚。翠花抬起泪眼唾袍,问:“大老爷唾袍,我爹会不会判死罪?”“杀人偿命唾袍,自然是死罪一条!”朱县令大声说。翠花双手捂住脸唾袍,痛哭流涕。朱县令接着问:“二掌柜原来是你父亲?”

          翠花点头唾袍,哭着说她10岁那年被人贩子拐卖了唾袍,是二掌柜动了恻隐之心唾袍,将她买下来待如亲生女儿。在乡下唾袍,她和养母守着几亩田地度日唾袍,倒也安乐。想不到唾袍,她17岁那年唾袍,二掌柜说杨员外无子唾袍,他死后愧对过世的杨老爷唾袍,竟令她嫁给大她二十多岁的杨员外。杨老爷曾待养父如亲生兄弟唾袍,临终他更是将儿子托付给养父唾袍,要他辅助儿子光大门楣。养父见杨家无后唾袍,竟比杨员外还要上心唾袍,竟拿自己的养女报恩。为了这件事唾袍,她恨上了养父。可是再有恨唾袍,她仍然不愿看养父死。她嫁了两年唾袍,肚子仍不见动静。请了算命先生唾袍,算定杨员外命中无子。从此唾袍,杨员外便开始放浪形骸唾袍,他曾多次调戏上门送绣品的张王氏唾袍,被严词拒绝。后来唾袍,张王氏更是不再上门。

          “我养父向来行为端正唾袍,一心扑在茶庄生意上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我去取夜明珠唾袍,可我知道唾袍,他绝对不会去私会张王氏!”翠花含泪说道。

          朱县令点点头唾袍,发下令牌唾袍,令人火速缉拿杨员外。不过两盏茶工夫唾袍,杨员外被捕快带进衙门。一看到杨员外唾袍,被带上公堂的二掌柜顿时面如死灰唾袍,双眼紧闭。朱县令心中有数唾袍,对二掌柜和杨员外说:“如果不是翠花一席话唾袍,我倒诬告了二掌柜。实际上唾袍,与张王氏私会的唾袍,恐怕是杨员外吧?杨员外命中无子唾袍,偌大家业无人承继唾袍,便冷了生意唾袍,放纵非为。见张王氏颇有姿色唾袍,你动了色心唾袍,假借河神之名一次次与之私会。二掌柜虽然躲在暗处唾袍,却对杨员外一举一动了如指掌。二掌柜怕丑事败露辱没杨家名声唾袍,于是他在八月中秋夜令翠花缠住杨员外唾袍,然后假借看茶之名唾袍,去探张王氏口实。张王氏见天色阴沉唾袍,便支开儿子要去烧香唾袍,这也更为二掌柜提供了便捷。张王氏见到二掌柜唾袍,认定他是仁厚之人唾袍,想到曾无意中摸到自己亲手绣的玉带唾袍,便将心中疑团和盘托出。想不到唾袍,这却为她招来杀身之祸。只是唾袍,天网恢恢唾袍,疏而不漏唾袍,二掌柜杀人时唾袍,不小心将在店里捡到的茶票落在了张王氏身上。所以唾袍,才将我的视线转移到了云雾山庄。我说得对不对?”

          杨员外面含悲戚唾袍,说自己真的喜欢张王氏唾袍,每次都假借河神送她些微银两唾袍,甚至那两颗夜明珠都想馈赠于她。可惜唾袍,她只喜河神唾袍,对自己不理不睬。“要不是二掌柜将钱财看得太重唾袍,令小妾去取回夜明珠唾袍,也不至于案发。钱财乃身外之物唾袍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唾袍,何不用来行乐?”说罢唾袍,杨员外竟毫无羞惭之色。二掌柜额头青筋暴露唾袍,眼含热泪怒斥道:“败家之子唾袍,还敢胡言乱语?杨家命数尽矣!”

          朱县令长叹一声唾袍,令人将二人押了下去唾袍,又吩咐人将三娃领来唾袍,找个好人家收养。至此唾袍,案情已经大白。可是唾袍,朱县令的心情却并不轻松。这沽源县唾袍,鬼神之道影响深远唾袍,看来他要做的事还多着啊!

        Tags: 六里坡 奇案

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5805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  1. <sup id="LcoJMa"></sup>




          <h4 id="LcoJMa"></h4>

          <dir id="LcoJMa"></dir>

          1. <bdo id="LcoJMa"></bdo>

            <b id="LcoJMa"><command id="LcoJMa"></command></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