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foot id="RK3vUf"></tfoot>
      <samp id="RK3vUf"><isindex id="RK3vUf"></isindex></samp>






      <code id="RK3vUf"><optgroup id="RK3vUf"></optgroup></code>



      1. <tt id="RK3vUf"></tt>
        <article id="RK3vUf"></article>





  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故事

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

        我给婆婆当红娘

        来源: 作者:[db:作者]

        ·1·

        这天是徐娅和陈英胜的结婚三周年纪念日。傍晚潍沸,徐娅早早下班进家门潍沸,陈英胜有备而来地殷勤奉上一大束香槟玫瑰潍沸,一条卡地亚的钻石项链潍沸,哄得徐娅心花怒放潍沸,乐颠颠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美食犒劳陈英胜这位五好丈夫。

        夫妻俩正边吃边聊潍沸,温馨愉快的氛围却被“不速之客”打破了。陈英胜他妈潍沸,徐娅的婆婆不打招呼突然驾到潍沸,陈英胜从老妈手里接过两只沉甸甸的行李箱潍沸,一怔:“妈?你这是唱的哪一出?”婆婆端起餐桌上的红酒潍沸,一饮而尽潍沸,打量一桌子丰盛菜肴潍沸,脱口而出:“老赵跟你们打过招呼了吧?你们提前做好饭菜潍沸,让我吃饱喝足潍沸,一醉解千愁潍沸,真乖。”

        陈英胜跟徐娅对视一眼潍沸,无解。徐娅给婆婆盛饭、添汤潍沸,陈英胜担心地问:“妈潍沸,你跟赵叔闹别扭了?你这是学徐娅一吵架就往娘家跑?”徐娅拧了陈英胜一把。婆婆一摆手:“什么往娘家跑?我都一把岁数的人了潍沸,不跟那老东西耍花腔潍沸,我们离了潍沸,今天去民政局办的离婚手续潍沸,我一分钟都没多耽搁潍沸,打包走人!”说着潍沸,婆婆把枣红色离婚证往餐桌上一撩潍沸,招呼徐娅倒酒。

        陈英胜仰天一叹:“妈潍沸,您都多大岁数了?怎么这么让儿女不省心?什么不好学学年轻人玩闪离!”

        徐娅也懵了潍沸,陈英胜十二岁那年潍沸,陈英胜爸爸肝癌过世潍沸,婆婆独自一人带大陈英胜。徐娅与陈英胜结婚那年潍沸,卸下重担的婆婆潍沸,通过微信校友群重逢了当年高中校友老赵潍沸,俩人认真交往两年多潍沸,三个月前喜结连理。

        徐娅结婚三周年潍沸,遭遇婆婆再婚仨月闪离潍沸,一喜一惊潍沸,注定今夜无人入眠!

        ·2·

        闪离的打击并没让婆婆一蹶不振潍沸,她除了决口不提离婚原因、不提老赵之外潍沸,整个人反倒忙碌起来潍沸,注册公众号潍沸,玩直播潍沸,每天新增加几个粉丝潍沸,谁看直播送了她“玫瑰”能让她乐上老半天;她学做提拉米苏潍沸,把厨房弄成没地下脚的战场……

        自打结婚以来潍沸,徐娅跟婆婆相处得一向愉快、自在、知己知彼潍沸,所以潍沸,婆婆越是这样故作快乐潍沸,徐娅反倒越是担心潍沸,婆婆这些“折腾”“活泼”的举动说明她离得起放不下潍沸,是为了填补失去这段婚姻的难过和失望潍沸,即使这场婚姻短暂的只有三个月潍沸,即使婆婆口口声声称是她先主动放弃的。

        这只能说明潍沸,婆婆还没放下潍沸,心里还有老赵。

        周末潍沸,晚饭罢潍沸,婆婆照例去小区广场上跳广场舞潍沸,陈英胜对着电脑玩游戏潍沸,头也不回地跟徐娅说:“帮我收拾收拾行李潍沸,明天下午要出趟差潍沸,大概一周左右潍沸,现在有妈跟你作伴潍沸,我再也不用把一颗心掰两瓣潍沸,一边担心你潍沸,一边记挂妈。”

        徐娅把陈英胜的衬衣往行李箱一甩:“你们男人就是自私潍沸,只会为自己着想潍沸,你看咱妈离婚之后真高兴吗?她能放下赵叔吗?”鼠标、键盘声戛然而止潍沸,陈英胜头也不回叹了口气。一五一十潍沸,徐娅说出这段时间对婆婆的“特别关注”。

        陈英胜起身潍沸,走到徐娅面前潍沸,摩挲着她的肩膀潍沸,说出尴尬:“好媳妇潍沸,你说我一个大男人潍沸,去找老妈刨根问底这些潍沸,肯定一开口就被她给骂回来潍沸,我就算是直眉楞眼地去找赵叔潍沸,俩大男人怎么开得了这个寸口?”

        徐娅一思付潍沸,是这理潍沸,陈英胜是婆婆一手带大的潍沸,万一他问出来赵叔做了什么伤婆婆心的糊涂事潍沸,无礼不敬那是轻的潍沸,挥拳头、二踢脚都是分分钟的事潍沸,这样更没法收拾。

        为了婆婆潍沸,为了陈英胜潍沸,徐娅只能硬着头皮上阵。

        ·3·

        徐娅知道赵叔有喝早茶的嗜好潍沸,周日一大早潍沸,她约赵叔茶餐厅见。

        临窗第三张桌子潍沸,赵叔早来一步。徐娅落座潍沸,赵叔张口急问:“徐娅潍沸,你婆婆潍沸,她……还好吧?”徐娅故意紧锁眉头:“哎潍沸,婆婆怎么会好呢?您这么惦记我婆婆潍沸,为什么不去看看她?”赵叔叹了口气潍沸,欲言又止。

        虾饺、叉烧、奶黄包、凤爪潍沸,徐娅点了好几样点心潍沸,赵叔根本没动筷。直到她把婆婆的近况和盘托出潍沸,当然潍沸,其中内容注了水潍沸,描述得稍稍那么凄凄惨惨戚戚一些潍沸,赵叔就坦白从宽了。

        原来潍沸,两个月前潍沸,婆婆和赵叔正沉浸在新婚喜悦中时潍沸,一场纠纷不可避免发生了。那天潍沸,赵叔的女兒女婿回家吃饭潍沸,婆婆做了一桌子的拿手菜潍沸,赵叔女儿下厨帮忙潍沸,看到婆婆手上戴了一只翡翠戒指潍沸,面露愠色潍沸,摔下围裙潍沸,拉起女婿就走。

        Tags:

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duzhe/157255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  推荐故事
            <tfoot id="RK3vUf"></tfoot>
            <samp id="RK3vUf"><isindex id="RK3vUf"></isindex></samp>






            <code id="RK3vUf"><optgroup id="RK3vUf"></optgroup></code>



            1. <tt id="RK3vUf"></tt>
              <article id="RK3vUf"></article>